第227章 三件事(21/33)(1 / 1)

没有事代主神的阻拦,北月开船的技术又足够好,几人轻松地返回了真实界。

花费了半天回到道场之后,上川悠仁从琦玉那里得到了三个消息。

第一,他们这次进入黄泉一共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,远超原本预计的时间,甚至盂兰盆节早就结束了。

第二,青狐重伤,生命垂危。

第三,琦玉龙田和三井凉子在黄泉失踪了。

唯一的好消息是三井凉子留在三井家的护身符还完好无损,说明她暂时是安全的。

第一个消息上川悠仁早有准备,甚至不感到意外,第三个消息稍稍感到有些意外,不过龙田那小子出事也是情理之中。

毕竟上川悠仁没有办法看到龙田头顶上的云气,就说明对方身上还隐藏着某些特质,甚至这个特质连琦玉本人都不知道。

再联系白骨菩萨和阿修罗尊一起以神意天风流的道场布局,佐藤正义很重要,也许琦玉龙田也很重要。

如果没有自己出现的话,他们估计是热血王道漫的男一号和男二号吧,上川悠仁摸着下巴想到。

自己在黄泉接连让白骨菩萨和阿修罗尊翻车,对方如果不动歪脑筋,实在是说不过去。

白骨菩萨被自己热心地锁在封印中,那么剩下动手的大概率就是阿修罗尊,对方的目的是什么?

上川悠仁思索了一下,用龙田威胁自己?

虽然龙田和自己很熟,算是自己认可的师弟,但想要威胁自己就太可笑了,顶多以后帮龙田报酬,而且琦玉也能够理解。

那么排除这个可能之后,就只剩下另一个可能,祂想要利用龙田摆脱封印。

阿修罗尊的封印在黄泉之中,这个可能性最大。

坐在上川悠仁对面的琦玉听完了他的猜测之后也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其实这么多天,琦玉早已经重新调整好心态,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,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动身,是为了当初和上川悠仁的承诺,帮助他举行唤名仪式,从黄泉之中回归,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自然该去找儿子。

“我本来就是等着你回来,既然你已经回来了,那么我也该动身了。”说着琦玉就想要起身。

“老师,这件事你都等了十多天,如果龙田没事,也不差这么几天。”

说句实在的,琦玉在这件事上对他是真的不错,儿子都丢了,还履行之前的承诺,守着他的魂灯,帮助他举行唤名仪式。

就算这个仪式没有起作用,这份巨大的人情上川悠仁还是要承受的,而且他现在实力完成了蜕变,已经有足够的手腕和被封印的阿修罗尊抗衡,如果这个时候还缩着,就太对不起琦玉了。

“如果老师信任我的话,找龙田这件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
听到上川悠仁的话,琦玉微微一愣,虽然上川悠仁天资纵横,但琦玉对上川悠仁的认知还停留在和中居一雄死斗之后。

也就是认为上川悠仁有接近大剑豪的实力,算剑豪中比较强的一类。

他刚想要拒绝,这个时候一旁静坐着的北月笑着道,“我突然有些后悔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琦玉一时间没有理解。

北月指了指上川悠仁,“当初我送他来这里花费了一个人情,但实际上应该你欠我一个巨大的人情。”

琦玉这个时候才将目光放在上川悠仁身上,无形的领域扩张,想要包裹住上川悠仁,后者微微摇头,“老师,你识海中的阿修罗尊神念虽然被别人帮忙斩杀,但却没有尽全功,遗留下的尸首里面还有着神念残留,虽然不能够对你造成影响,但你知道的,祂也知道,不要抵抗。”

上川悠仁突然拔刀,纯白色的【斩厄】神力燃烧起来,斩向琦玉领域中那具虚幻的四臂无头阿修罗尊的尸首。

尸首想要反抗,但是却在琦玉的意志下不能动弹,毕竟这具尸首既属于阿修罗尊神念,也属于他。

一幅幅因果牵连的画面浮现,从琦玉身上转移到上川悠仁身上,阿修罗尊的尸首在神力形成得到刀光中一点点消融,与此同时琦玉的脸色发白,领域变得更加支离破碎,几乎要完全撕裂开。

“已经到了这一步吗?”琦玉总算是明白刚刚北月的意思,他是看着上川悠仁成长起来的,两个月前还是一个才接触刀道的小家伙,然后成为自己认可的弟子,现在更是连自己都看不清了,就算是返祖神裔,这成长速度也太快了。

琦玉想到这里,面露出一丝古怪,或许上川悠仁并不是返祖神裔,他的父母中某一位就是强横的大神,甚至更近一步。

“不过是取巧罢了。”上川悠仁说道,“帮你斩断道路那位狠人已经做了很好的铺垫,只不过他的剑道纯粹无比,本质上却还差了一点,没有涉及到因果的层次,我利用某些特殊的手段,承担了残余的因果。”

上川悠仁丝毫不介意和阿修罗尊重新扯上关系,祂和白骨菩萨两人接连在自己这里吃瘪之后,即使没有联系,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。

好消息是自己借助时空穿梭,事情做得够绝,祂们还无法得知自己具体成长到了哪一步。

而且两位被封印起来的重伤白银,缺少能量点的上川悠仁怎么会放过?

稳住了琦玉之后,上川悠仁选择去十三课一趟,龙田陷落在黄泉的事情绝对不能够操之过急,最好等自己利用‘行’字秘和其他的方法弄明白之后再决定动手,而动手之前最好能够抽到一张战斗类型的白银卡,这样才万无一失。

进入十三课后,上川悠仁在办公室里面看到了青狐,松了一口气,“没想到琦玉老师也会骗人。”

青狐娇小的身影翻了翻白眼,“他没有骗你,我这个样子确实是快死了。”

眼前的青狐没有之前御姐的飒爽,虽然还是穿着风衣,但是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,梳着可爱的单马尾。

开过玩笑之后,上川悠仁认真道,“怎么回事?”